按Ctrl+D即可收藏蚕沙口民俗文化网
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蚕沙口民俗文化网 > 蚕沙口民间故事 > 曹妃甸美丽传说 蚊如贪者世了难

曹妃甸美丽传说 蚊如贪者世了难

来源:蚕沙口民俗文化网 | 发表日期:2015-08-06 | 点击数:

更多
曹妃甸有三宝“蚊子,小咬, 泥粘脚”。 这一句民谚在当地流传最广, 影响最深,就连好多外地人都深有体会

那蚊子更是历害,“蚊子”属于昆虫纲、双翅目蚊科,全球约有3000种。是一种具有刺吸式口器的纤小飞虫。蚊子的生活史包括卵、幼虫、蛹、成虫4部分,一般卵1-2天,幼虫期5-7天,蛹2-3天,成虫羽化至吸血产卵3-7天,整个世代1-2周左右。

闷热的夏季,下雨前曹妃甸的蚊子特别多。蚊子喜爱在阴暗、潮湿的地方活动。它凭借眼睛和头上的触角,对人身上温暖潮湿的气味、呼出的二氧化碳、所挥发的汗味和其它分泌物,都能作为气味语言接收。它能顺风闻及而来。

“小咬”,书中说它的成虫头部近球形。复眼发达,呈肾形。雄蠓两眼相邻接,雌蠓两眼距离较远。触角丝状,分15节。在触角基部之后有单眼1对。口器为刺吸式。蠓属双翅目蠓科,为一类体长13mm的小型昆虫,成虫黑色或深褐色,俗称小咬墨蚊

   小咬咬人不容易被发现,被咬之后起红疙瘩,毒性大, 非常疼,三五天都难见好

“泥粘脚”, 说的是当地黑土地上, 只要有一点水, 或是下点雨,那泥特别粘脚,使人难以迈开步,外地人初来惹是赶上这样的天气,恐怕连步挪不动

这么历害的蚊子是怎么来的?小咬又是什么东西变的? 泥粘脚又是咋回事?

传说中,在燕王扫北以大前,渤海湾跟前有一个小县, 县令叫姚闻子,他是个大老粗,又是个贪财鬼,仗着朝中有人,在民间到处搜刮宝物,只要他没见过的他认为是宝物的, 从不放过,不给就偷,偷不来就抢,抢不来就夺,不论想什么办法,他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手,屋里放不下他盖仓库, 仓库放不下他挖地窑,恨不得把天底下的宝物都变成自己的。

城东财主家有个铜花镜,是个少见的稀罕物。姚闻子听说后,马上让押狱把财主找来索要,财主不愿给,他说欠税要关财主家门财主斗不过他,只好忍痛把铜花镜给了他。

城中无赖欺行霸市,强买强卖,哄抬物价,大打出手。百姓前来告状,姚闻子很高兴,马上让押狱把无赖找来问他罪无赖私下有礼,送来一车江南瓷器姚闻子如获贵宝, 他放了无赖

城西菜园子有口老辈子留下的井,井边都是石头垒的, 有传言说,井边石有块玉,姚闻子刚一听说,马上让押狱抬轿来到菜园子,趴在井沿看了三个时辰后,令押狱把井边石全部拉回家

 姚闻子的恶行,引起了公愤,百姓们敢怒不敢言,每天都暗暗祈求老天爷快点把他收走

日子过了没多久,大街上突然来了一个年岁大的要饭老头,他衣服破到刚刚能遮住身体,头发乱的都粘在一起,脸上脏得几乎看不出模样,谁看见都觉得可怜

有一天,姚闻子闲着没事,带几个班头押狱东瞅瞅西望望,寻找着有没有落下的宝物,见一堆人围看什么热闹,他赶忙凑过来,看热闹的人赶紧闪在了一边

姚闻子看着没啥稀奇的,他捂着鼻子刚想离开,转头时, 看见要饭的老头手中的棍子闪了一道光,他立马抽身,三步并作两步,冲过来一把棍子抢到手,上上下下看了个仔细, 确认是个宝物后,不管要饭的老头怎么争抢 他把要饭的老头一拳怼了个大跟头,扭头带班头押狱走了

姚闻子躲在家里看了半天也没看够, 晚饭过后,他自己点灯又开始打量这个混子,实在是太神奇了!横看有亮光, 竖看有彩光,戳直了能站着,放平在半空它不动

等到了半夜子时,姚闻子拿着棍子看两头,那棍子突然动起来,变成了水桶粗细的一条大蟒蛇,蟒蛇张血盆大嘴一下把他脑袋含住,他吓得魂飞魄散,一口气没上来,一命归西,吓死了

原来, 要饭的老头是铁拐李变的,那棍子是他的铁拐, 他是替老天来收拾姚闻子的

再说姚闻子,他刚一闭眼,灵魂刚一出壳,只见两个青面獠牙的小鬼就把铁链子套在了他的脖子上,一直把他带进暗道拖到了阎王殿。

姚闻子抬头看见阎王爷吓得出了一身冷汗,扑通跪倒高喊冤枉。

阎王爷侧坐在大殿上,没拿正眼看他,说:“你搜刮了那么多宝物,害了那么多人,你何冤之有?”

姚闻子狡辩着说:“那都是别人送我的呀。”

阎王爷说:“你在阳世当官时,从不想着为朝庭为百姓办事,你一心贪赃枉法,祸害百姓,其罪不该当诛?到了阴间我也不会饶你,必须用酷刑收拾你。来,把他扔进油锅里给我炸了。”

姚闻子连连作揖,“慢慢慢,阎王爷请手下留情,我最后有句话要说。”

阎王爷不耐烦,问:“死到临头,有屁快放。”

 姚闻子咚咚磕头,说:“阎王爷,你看,这一锅油用来炸我岂不是浪费,你还是把这一锅油给我吧,你把我干烤了就行。”

阎王爷听了气的笑了起来,掉脸大声骂到:“你真是个又贪又婪的贪官啊,为了一锅油竟想把自己烤了?来人,快把他扔进锅里。别怕废柴火, 使劲炸他。”

几个小鬼不敢怠漫,立刻把姚闻子扔进沸滚的油锅里,并连续加大了火量。

那滚烫的油锅,把姚闻子炸的鬼哭狼嚎,嘴里还念叨着:“可惜了儿的这锅油啊。”

没用半袋烟的功夫,姚闻子便没了声响。当小鬼们把油倒干的时候,姚闻子连人带骨头早已变成了一堆黑乎乎的泥灰。阎王爷不解气,便命令小鬼们把这堆黑乎乎的泥灰扔在了阳间渤海湾的荒碱盐滩上。

姚闻子的阴魂不散,他被炸成泥灰扔在荒郊野外不久,大点的灰变成了一种乱飞的小虫,后来就成了蚊子,小点的灰变成了小咬儿,他恶习不改,到处叮人吸血。剩下的灰泥变成了海滩上的黑紫泥,遇水沾脚。这三种东西一直令人生厌,躲闪不开。

在民间有一种说法,只要贪官不绝,蚊子小咬儿泥沾脚就会除之不尽。

    精彩推荐

    CopyRight 2016 蚕沙口民俗文化网发布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本源码由蚕沙口民俗文化网发布,仅供交流学习之用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,谢谢合作!